147小说 > 都市 > 明骑 >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老卒

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老卒

当夜,李府。

中原已大地回春,可是乌拉尔山中段地区,依旧天气寒冷,气温低寒。雨水里夹带着细密的冰珠,打在窗棱上发出噼啪的轻响。 屋子里摆放着一个火盆,炭火熊熊,令人感到几分暖意。

李争鸣披着一件黑裘皮长袍,突然把手中的通报放下来,起身走到门口,沉声喝道:“去把滕春叫来。”

话说完,他又突然醒悟过来,他的部下滕春在不久前已离开军中,回转辽东老家去了。

“罢了!“

【147小说 更新快】想到这里,李争鸣揉了揉太阳穴,对亲随道:“请那位官差…….王大人过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家中老仆连忙答应一声。飞快离去。而李争鸣则回到屋中,在桌边坐下,又拿起那份案情通报,仔仔细细读了一遍,眉头紧锁。

良久,屋外脚步声响起。

从外面进来了一个身穿黑色军服的健壮男子,躬身道:“李帅,唤王某来何时?”

李争鸣放下卷宗,面露和蔼笑容:“老弟,这中亚苦寒之地,可还习惯吗?”

王大人笑道:“李帅说笑了,公务在身,就算是不习惯,卑职也必须要习惯。”

李争鸣闻听,哈哈大笑:“说到底,还是不习惯。”

王大人挠挠头,轻声道:“?#35828;?#33510;寒,这一路上又人烟稀少,这心里面终究是有些怪异。”

“那?#36824;?#31995;,习惯就好。”

李争鸣说着话,便示意王大人坐下,王大人忙端端正正的坐了,要说起来,这位李帅资历可?#20154;?#35201;老的多。

李争鸣瞧着他,又微微一笑:“王大人,性子这般沉稳,你前途无量?#20581;!?/p>

王大人呢一呆,半晌,他才?#36335;?#21453;应过来,苦笑着摇了摇头道:“我从小吃惯了苦……懂?#30473;?#20154;之所急。“

“李帅把我找来,有什么吩咐吗?”

李争鸣?#36335;?#21018;想起来了似地,一拍额头,把桌上的案情通报递给王大人。

“看?#31383;桑?#20320;是行家,有什么建议?“

王大人接过来扫了几眼,轻轻点头,“此案,卑职了然于胸,有一些话,不知当不当讲。“

“但讲无妨。“

王大人瞧了?#20166;?#38754;阴森的中庭,有些犹豫,却低声道:“此案?#27492;?#30097;点重重,实则有迹可循。“

“嗯?“

王大人说完,从桌上拿起水杯,一饮而尽,他此时有些摸不准这位李帅的脉。

李争鸣倒是没有在意,反而催促道:“继续说。”

王大人咬了咬牙,低声道:“依卑职来看,这便是情杀。“

李征明沉吟着,肃然道:“你是说,这案子?#27492;?#35809;谲,实则……便是简简单单?“

?#32610;?#26159;!“

王大人神色一整,肃然道:“卑职以为,后续种种诡谲之事,不过是幕后真凶?#20160;家?#38453;的手段。“

“哈哈!”

李争鸣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有见底!”

李争鸣轻轻点头,手指?#25376;?#33410;奏的?#27809;?#30528;桌面。

片刻后,他突然道:“你再说说,谁有这样大的胆子,将人命?#28216;?#20799;戏?”

王大人犹豫一下,沉声道:“王氏姐妹,那可是天之娇女,与殿下又……区区几条人命又算的了什么?“

“李帅,令郎千不该,万不该,不该去招惹那王月。如今闹出了人命官司,最怕令郎他……平白给人做了嫁衣,必然会使得那背后主?#27604;?#34382;添翼。”

刷,李争鸣脸色转冷:?#38712;?#20040;,我的儿子,配不上那王月?”

他这一翻脸,多年征战养成的肃杀之气?#19979;叮?#29579;大人不自觉的打了个寒噤,瞧着那双寒光四射的眼睛,顿时全身冰凉。

?#32610;?#33258;然不是,令郎一表人才……”

“好了,三日后!”

李争鸣腾的一下站了起来,霸气?#19979;叮骸?#19977;日后,我与你等一同回转,李某,可也不是任人欺凌的软柿子。”

“李帅,三思。“

“天大的?#19978;担?#33258;有李某一肩担着,与你无关!“

?#32610;狻?#21329;职遵命。”

三日后,李府门外。

李争鸣站在大宅院的大门口,举头仰望苍穹。见蓝天白云,阳光明媚。那冰雨不知何时停止,云开雾散后,却是阳光普照。神色一整,领着数十护卫翻身上马,希律律,马匹难奈的?#24187;?#20102;起来。

马是健马,人是老卒,一个个面带风霜之色,却军纪森?#31232;?/p>

“夫人,某去也!”

“出!”

马蹄声疾,数十老卒一扯缰绳,踏踏踏风卷?#24615;?#19968;般,呼啸着往东方回乡的官道去了。连王大人在内几位官差,瞧着那锋芒?#19979;?#30340;数十骑,目瞪口呆,慌忙打马追了上去。

“喝!”

前头响起低沉的呵斥声,数十老卒竟驱策着战马,?#33050;?#36234;快。可苦了几位官差大人,一路追的十?#20013;?#33510;,却还是被?#23545;?#33853;在后头。好容易到了傍晚,前头那些老卒才护卫着李帅,在一条河边停了下来。

几个官差如释重负,拼命拍马追了过来,喘息着道:“李帅,歇歇吧。”

“哈哈!“

李争鸣雄踞马上,一声长笑,竟调侃起来:“年纪轻轻,怎的便虚成了这样?“

“哈哈!“

数十老卒放声大笑了起来,王大人几位顿时面红耳赤,窘迫的头也抬不起来,这确实是太难堪了。

“李帅……威武!“

王大人几人拱了拱手,这声威武却是喊得心?#26159;?#24895;。

“停下来,歇了吧!“

?#30333;?#20196;!“

数十个辽军老卒?#36861;?#32763;身下马,安营扎寨,做的更是井井有条。

傍晚,落日余晖笼罩下的中亚大地。

王大人将铺盖从马背上,取了下来,拍打着腰酸的腰腿,想了想,便朝着不远处的帐篷走去。那帐篷不是很大,只能容两个人居住。帐篷外的拴马桩上,系着几匹神骏的高头大马。

那马体高在五尺向上,也就是一米五以上的高?#21462;?#36523;体?#20351;?#29366;,胸部窄,背部长,肋骨架浅,趾骨区长而不显,后区则略窄,但强健有力。臀部略长,肌肉发达,呈正常的倾斜角度,高过普通的健马,四腿修长且肌肉发达。

肩宽,弧度良好,皮毛亮泽而皮很薄。这几匹马的体型极为饱满又没,头细颈高,?#38393;?#20462;长。它体形优美,在衬以高?#21644;?#26354;的颈部,更凸显出它完美的身形曲线。此刻,几匹马正静静站在那里,不时发出一两声轻弱的响鼻。

而在距离黑马不远处的帐篷门口,则插着一根?#26700;?#26438;大枪,通体黝黑,透着一股肃杀的气息。

帐篷旁边,有一个简易的棚子,里面垒砌了一个火炉。

女巫宝藏电子